《偶像练习生》:请不要变成粉丝们的“假嗨”

“就怕别人说自己没实力,靠姐姐。”

皮肤白皙造型精致的范丞丞在失误的舞台首秀后,对着镜头,啜泣着说出了这句话。

1

在一个韩娱选秀气息浓郁的综艺竞演秀里,作为背靠范冰冰和大型娱乐公司乐华娱乐的范丞丞来说,舞台上这种rap玩砸的感觉,就像“自己种的菜被别人偷了一样”。

范冰冰

这一切都发生在1月26日播出的一档名为《偶像练习生》的节目里。该节目从78家公司、1908位练习生中筛选出100位少年,他们将在张艺兴、王嘉尔、欧阳靖、程潇、周洁琼6位导师和观众的投票中产生一组9人男子偶像团体,合力扣响娱乐圈的大门。

即使你还不知道谁是范丞丞,也不知道100个练习生中都有哪些人,但就数据表现而言,谁也无法无视《偶像练习生》正在火热燃烧的事实。

根据数太奇IVST视频监测系统数据显示,截止1月31日,鲜肉聚集的《偶像练习生》虽才开播两期,总播放量已经高达3.8亿。

幻灯片4

从开播前两周的社交声量表现来看,《偶像练习生》的社交热度甚至远超爱奇艺去年的王牌综艺《中国有嘻哈》。

黑1

而就两个节目中同为大势偶像的核心导师——吴亦凡和张艺兴的个人微博表现来说,《偶像练习生》的制作人代表张艺兴好像也略胜一筹。

 

2 3

但是从豆瓣评分来看,《偶像练习生》的开局却好像没那么顺利。4.9分的评分不仅远低于去年同平台出品的《中国有嘻哈》,甚至距离友台的《明日之子》《快乐男声2017》也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4 5 6 7

 

《偶像练习生》的“数据盛世” 流量明星撑起

社交热度的“半壁江山” 

为了给自家明星制造“人气居高不下”的局面,粉丝不遗余力的在社交媒体上刷量打call早也不是新闻,根据数太奇ISST2017年12月明星数据资产榜显示,无论从微博转发、评论、点赞任一指标分析,张艺兴都稳坐前五。粉丝们在各类数据上为张艺兴、王嘉尔贡献的越多,《偶像练习生》的数据成绩表也因此越发好看。

黑2

粉丝“控评”净化一切负面 

为了让自家明星的节目、话题在路人中留下良好的印象和声誉,粉丝们往往采取“控评”的方式,组团在相关微博评论中做出积极正面的回应,自动将争议或负面的评论刷下去,几乎所有的流量爱豆们都有自己的“净化”“反黑”小分队。

粉丝们的控评行为控制了恶意营销对明星的伤害,但同时也过滤掉了真正路人的评价感受。

例如,在《偶像练习生》开播前,当时的控评行为并不严重,评论里基本都是路人观众的直观感觉。

微博评论 总

 

而已经参加过《produce101》并小有名气的Justin,评论画风明显不同。

JUSTIN

随着《偶像练习生》的播出,这种粉丝卖力评论转发点赞打call的情况预计还将一直持续下去。

投票赛制拉起长尾声量 

节目规定,普通用户每人每天有9次投票机会,不可重复投票。有了紧握在大众手中的投票砝码,练习生的粉丝们更加不遗余力地扩散节目信息,仅仅一条“各家练习生你喜欢谁”的微博,就能在练习生粉丝们的互相安利中达到1万以上的转发。

小D

这么“热”的《偶像练习生》为什么只有4.9分 

抄袭还是复刻?偶像养成节目竟然伤了“爱豆饭”的心 

早在节目播出前,《偶像练习生》与《produce101》的相似之处已经被各大媒体解剖的体无完肤,Ment也发出声明表示《偶像练习生》并没有购买版权。

声明

另外,还有粉丝称,练习生蔡徐坤曾抄袭GOT7(王嘉尔所在组合)的歌曲《Hard carry》 ,练习生林超泽抄袭EXO(张艺兴所在组合)的《monster》,抄袭GOT金有谦在《hit the stage》节目中编舞,抄袭WANNA ONE《energetic》编舞……

而后,香蕉娱乐做出回应,承认部分“借用”,但这一态度欠佳的“声明”却如同火上浇油,进一步燃起了剧上述组合的粉丝怒火。

声明1

本期望依靠追星粉发家的《偶像练习生》,却在这批铁杆韩系“爱豆饭”中翻了车。

节目组与相关方的一系列“误操作”激发了韩系粉丝与节目之间的矛盾,自己每天辛辛苦苦维护出来的爱豆形象,却被这个“版权都没有”的节目直接复制粘贴还声称“原创”,这样的操作水平真是彻彻底底伤了广大“爱豆饭”的心。

人设模糊不清!优质爱豆从来不是只靠脸 

节目播出以来,不少资深韩饭看完后的第一反应是,“对于这些练习生啊——饭不起来”。

从前两期节目的社交传播情况来看,100个人中,能被大众回忆的起的大概只有 “范丞丞哭”“蔡徐坤妖娆”和坤音四子的“贫民窟男团”等相关信息,能拎出来的特色标签更是少之又少。

蔡徐坤

节目中的练习生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性格特点,所有的人都仅仅只是年纪轻轻、妆容精致,这种搜寻不到重点的感觉让观众着实累觉难爱。

纵观国内演艺市场,我们并没有纯粹意义上的“打歌舞台”,也没有韩式偶像心心念念关于“一位音源”的争夺和厮杀,我们的偶像最终都要在音乐、影视、综艺等领域择木而息,个人特质就成为最重要的圈粉利器。

音源

(“音源一位”竞争激烈)

观众需要在艺人的所作所为中找寻到一种“价值认同”,也需要在艺人的个人魅力中找到“痴迷之处”。

当观众与艺人达成情感共鸣时,现实生活中因自身无法获得而产生焦虑感和挫折感就会借由艺人的目标达成而逐渐消退,因艺人成功而获得个体精神成就感的粉丝们也就心甘情愿的做一个默默无闻的“迷妹”。

嘉宾、节奏、还有不可不说的“孤儿剪辑” 

2012年从EXO出道的张艺兴,是组合内部“舞蹈担当”,也是公司内部少有的“外国人主舞担当”。张艺兴

 

2014年通过GOT7出道的王嘉尔,在对内负责rap部分,并借由出色的艺能感、社交沟通能力以及粤、普、韩随意切换的语言天赋,在中韩两地的综艺节目中如鱼得水。

王嘉尔综艺

但是,即便两位已经十分优秀,但由于出道时间短、经验尚浅,一旦站在“导师制作人”的高度,还是显得有些勉强。

而业内分量更重的李荣浩、欧阳靖等也不及《中国有嘻哈》中的张震岳、Hotdog更有综艺感,难以游刃有余的帮助张艺兴控制内容节奏,而程潇、周洁琼这两位出道更晚、国民认知度更低的女导师看起来则更像是导师团队的“性别调和剂”。

成周

从第一期节目上线之后,“孤儿剪辑”仿佛成了节目的代名词。

节目像《produce101》的剪辑一样前后跳跃,为了吸引观众,把后续发生的故事插入在前面的内容里,但《produce101》没有失去故事主线,它所有的预告式都没有影响观众对正片的理解效果。

而《偶像练习生》似乎迷失在各个练习生之间的“互捧评论”里,关于表演内容本身的画面一带而过,几乎都集中在 “商业互吹”中。 吹捧

 

练习生们训练呈现也极其短暂,四舍五入的话甚至可以忽略不计。这样短暂的呈现,让练习生们的努力看起来更似戏谑,观众看不到舞台之下的寒窗苦读,更加感受不到这些星光乍现的男孩们的诚心诚意。

对于大众而言,看到的没有汗水泪水,没有梦想故事,有的只是人物特点模糊、歌技舞技一般的相似面孔。

对此,节目组似乎也意识到了剪辑的症结所在,从第二期节目已经悄悄进行了重新剪辑,但从重剪效果上看,只是多了一些调侃和效果,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节目 “看不懂”“节奏乱”的问题。

重建合

嘉宾、节奏和剪辑上的缺陷,大约也让节目组烦恼不轻。为了让节目快速出圈,他们甚至在第一期就急不可耐的打出了“造梗”这一张不太好用的自由牌。

对照着去年火遍网上线下的“freestyle”,节目第一期重点推送了张艺兴的“balance”,但是从数据表现来看,这张牌不仅出早了,而且没出好。

balance

“freestyle”之所以能快速引爆,除了吴亦凡的频繁使用和节目的搞笑剪辑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它本身就具备一些群众基础,我们广阔的音乐市场和生活中包含各类型“freestyle”的信息,于是,当吴亦凡款“freestyle”出街后,伴随节目内容和表情包,成为爆款的概率和上升空间是非常可观的。

2

但是舞蹈特别是街舞在国内却一直属于小众爱好,对于专业爱好者来说,一个“balance”不足以挑动他们久经风浪的神经,而对于大众来说,“balance”的内涵和外延到底是什么,可能90%的人都说不清楚。

黑3

粉丝狂嗨而观众冷漠,这大概是目前《偶像练习生》必须面对的最尴尬局面。

而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则是因为节目既没有契合到核心观众的内容诉求,更没有办法通过撬动这群核心受众实现粉丝经济的“圈层突破”。

1

放眼望去,2018年的综艺市场还将继续迎来《热学街舞团》《这!就是街舞》等多个垂直领域切入的创新节目,我们由衷的希望这些新节目和接下来的《偶像练习生》能够真正的碰撞深度用户的内心,做到流量与口碑齐飞。

毕竟,仅凭借鉴模仿来的外壳、流量级的评委和话题性的选手,始终无法奏响一曲真正的全民狂欢。

数太奇利用国内领先的大数据监测手段,采用IVST视频全网传播监测平台,对各类节目57项指标数据全面存储与处理,对电视剧等进行科学系统、实时高效的数据监测,愿与广大节目制作方、宣传方等共同推动影视行业的发展。

转载请注明出处:数太奇 » 《偶像练习生》:请不要变成粉丝们的“假嗨”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数太奇·电影大数据研究中心

联系我们